在下天真真.

本命奶cop♥,遇到萌物化成一滩属性√

【Ming×Kit】安全距离【二】(师生,ABO)

勤奋的小远山♥

远山声渡:

文前设定阐述


ABO大背景+师生恋+生子=安全距离


无副西皮,其余角色均为原创炮灰


***本章含一辆隐形车,能不能发的出去就全看天意了...


*我真的很变态,不要轻易上一个变态的车好么




————————————————————————————


下午的时候八班有一节体育课。


高三的学业紧张,两周才能有一节体育课,但也不是什么体育课,说白了就是给学生自由活动的时间。


体育老师象征性地点了个名,然后就解散了这群半大的孩子。


学生们零零散散地去找了自己的事情做,有狂热的学习爱好者一分钟也不肯浪费,争分夺秒地回教室接着上自习,一小部分Beta和Omega走向学校的食杂店买上两根冰棍,也能在操场上走上40分钟。


Ming的球友抱着篮球拉住Ming。


“你不能走啊。”


“陪我打球。”


“缺人呢正。”


Ming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跟球友走向篮球场。


他也不是不爱打篮球,只不过他现在心不在这儿。


Ming站在篮球架下抬头向上数了三层楼,又从左向右数到了第四个窗户。


那个窗户现在没有拉窗帘,现在正值下午最热最晒的时候,阳光直射在头皮上,烤得Ming皮肤生疼。


秋老虎活活能给人晒退一层皮。


他怎么不拉窗帘呢?


“你看什么呐?”


球友把手里的篮球拍到Ming脚边,他竟也没有接的意思,再一看,发现这人正盯着教学楼看得出神。


“有谁啊那?”


同学凑到他身边,好奇地向着他眼神的方向望去。


什么都没有啊。


球友走过来,坏笑着用肩膀撞了一下Ming


“你丫不是看上了哪个Omega吧~”


Ming心里咯噔一下,忙转过头来一胳膊搂住他球友的脖子。


“看看看,看你妹啊!”


 


办公室里犹如一个巨型蒸笼,因为坐在空调下的老师有些怕冷,所以空调的温度开得高了些。但Kit的位置上还没感受到一丝凉气。外面的太阳正毒,直射到Kit的桌子上。黑皮笔记本皮的温度高得能煎蛋。


Kit走到窗边想拉上窗帘,却意外地发现八班在上体育课。


他就势站在窗边多看了一会儿。


Ming在和一伙人打球,不全是八班的同学,还有一同上课的六班。


他刚进了一个球,习惯性地望向三楼第四个窗户。


这回刚好对上Kit的眼,他调皮地向Kit单眨了下眼。


Kit笑着把窗帘拉上了。


“现在的孩子啊~”


同办公室年纪稍大的一个老师停下正写教案的笔,看向Kit问


“Kit老师,你好像...也没比这群孩子们大多少吧~”


Kit被他问得一愣


“啊,是啊,我也是刚毕业嘛。”


另一个老师插嘴道


“对了,你教的八班不是还有个留级生嘛?”


Kit坐下来,笔帽握在他手里“哒”的一声和笔身合为一体。


“不是留级生啦,他是休学了。”


Kit撑着头看向窗户的位置,尽管那里现在拉着窗帘。


什么都看不到。


 


晚上有一节晚自习是Kit的,所以Kit留在了学校吃晚饭。和中午不同,晚上这顿餐一般Ming不和他吃,因为有的时候Kit不看晚自习就会回家,如果和Kit一起吃晚餐就会面临着落单的情况。


所以当时Kit就和他说好让他自己找饭友。


Kit还记得当时小狼狗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十分戏精地抱着他的腿,好像自己要和他分手一样。


但那又如何,任何事情只要Kit坚持,Ming到最后还是会听他的。


这是他们相处多年磨合出的默契。


Kit在食堂简单吃过晚餐就回了办公室,打开抽屉想拿出套奥赛题练手的时候,在他的练习册上发现了一把糖果。


糖果下面还画了个小猫脸。


Hello Kitty的。


丑死了。


Kit把纸条揉作一团刚想扔进纸篓里,又改变了主意。他把纸条仔细地展开铺平,夹在了桌上相框的后面。然后拆开了一颗糖果放进嘴里,是他很喜欢的葡萄味,打开了练习册。


吃上喜欢的糖,做起题来效率都高了一倍。


Kit心里很满足。


Ming今天表现出了异于平常的兴奋,尤其是快到晚自习的时候,越是快上课他越是开心。


尽管他已经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了,但是坐在他身边的同学还是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


不过这不奇怪。


班上的人都知道Ming最喜欢Kit老师了。


也就是因为这,Ming的生物成绩在班级里一直居高不下。


每个人在学生时代的时候都有那么个喜欢的老师,多数是出于对老师专业知识和教学水平的钦佩和敬畏。


不过Ming为什么会喜欢上Kit老师?


“你很奇怪诶。”Juice拿出含在嘴里的棒棒糖


“论温柔,没有人比Sweety老师更温柔了吧。”


“论教学水平,你敢说班主任二十年教龄是扯的吗?”


“你为什么偏偏喜欢巧克力呢?”


Juice很想撬开他的脑袋到里面去看看他都在想些什么。


而Ming,也很想撬开Juice的脑袋看看他都在想什么。


他们都不懂Kit的好,不过没关系,自己懂就好了,并且他心里暗戳戳地想,只有自己一个人懂才好呢。


“那你为什么喜欢Sun老师呢?嗯?在我看来他就没有一点好。”


Juice涨红了脸


那还不是因为...Sun老师长得帅气嘛。


Ming知道为什么班级里喜欢Kit的学生不多,因为他脾气急,上课有的时候提问学生答不出问题他就跟着干着急,然后就会生气。


同学们都以为他是迁怒于学生,但只有Ming知道,他是在跟自己生气。


气自己教不好。


Kit越是急躁越是发脾气,学生越是不敢私下里去找他问问题,但偏偏只有壮着胆去私下里找过他的人才知道,他私下里是个性格软糯好脾气的人。


“那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我就是很喜欢巧克力!”


他故意把巧克力三个字咬得刻意又清晰。


Juice冲他摆了个鬼脸


“他可一点都不像个Omega该有的样子。”


Omega该是个什么样子?


 


Kit就坐在讲台旁边的小课桌前一眼不眨地盯着这一班50个人。


今晚不知道是怎么了,压了好几次的课堂秩序,却还总是有人在下面小声嘀咕。


“还能闭上嘴了么?”


Kit把一沓放假前考的卷子摔在讲台上


“看看你们考的这个鬼样子,好意思说话么?”


他把卷子递给第一排的同学,示意他发下去。


“都好好看看自己错在哪儿,然后在题目旁边给我写上正确的解题步骤,实在不会的题也不要给我抄来抄去了,我看几十份一模一样的卷子已经很累了,没时间陪你们玩找你妹。”


讲台下一片哀嚎。


只有Ming拿到了卷子还喜滋滋的。


Juice凑过来瞅了一眼,扑哧一声笑道


“我还以为你考得有多好呢,还没我分儿高你就这么高兴啊。”


Ming压根没理他,他拿到这卷子之所以开心并不是因为他考得好,相反他这张卷子考得很垃圾。因为他考试那天有点低烧,看卷子上的字仿佛看蚂蚁在地上爬来爬去,错了很多不该错的。


而也就是因为他低烧,本来想对他发火的Kit也对他没了火。


兴师问罪变成了嘘寒问暖。


Ming装得一手好柔弱,装得这儿疼那也疼的,但实际上他回家以后就不怎么烧了,反而精神了很多。


Kit紧张他的身体,几乎翻空了药箱。可当他找到药拿到Ming的身边的时候,Ming却说自己不烧了。


“你逗我玩儿呢?”


“我看你考试发烧什么的也是装的吧。”


天地良心,他可从来没想过欺骗老婆大人。


“小民冤枉啊大人。”


后来他们俩打打闹闹的,就滚到床上去了。


因为Ming说


“发烧嘛,出场大汗就好了。”


“什么?”


“做一场运动呀Kit老师~”


再后来就是Ming死缠着Kit要让他给自己讲卷子,Kit以为他要努力学习做个好学生了,正准备下地,就被Ming拦住了。


“在这儿讲嘛~”


Kit一个Omega,被Ming一个Alpha释放出来的薄荷味信息素弄得手脚酸软。


“放过我吧。”


Ming摇摇头。


他是什么都听Kit的没错,但在床上不行。


Ming把床头柜抽屉里的卷子拿出来拍在了床上。


“开讲吧Kit老师。”


可他在被子下的手一点都不老实,一会儿在胸前摸一把,一会又放在腰窝处。


“你听不听?”Kit一把推开Ming不老实的手。


Ming噘嘴,委屈巴巴的。


“不许装可怜!憋回去!”


可是小狼狗分明一点都没有收敛,最后甚至干脆把手指放进了自己后面那个地方。


Kit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可嘴上还在逞强。


“喂!拿出去。”


“不。”


Kit被他撩得欲火难消,可反观那个纵火的人,还在一旁拿着笔故作思考状地问他问题


“老师,这个题目怎么做呀?”


Kit就很气愤,为什么上帝在捏造Omega的时候要赋予他们一副这么敏感的身躯。


Ming的手指又深入了一分。


Kit怒视他


“你不听了是吧?”


“我在听啊老师!”


......


后来那张卷子就安静地躺在床下,听了这场活春宫。


所以当Ming再度拿到这张卷子的时候,面部表情完全控制不了,他一看到这张卷子就像看到了久别重逢的友人,脸上露出傻笑。


而Kit非常不愿面对这张卷子。


“Ming Kwan,你在笑什么?考的很好吗?憋回去!”


Ming干脆趴在了桌子上笑了个痛快。


Juice推推Ming的肩膀


“你疯啦,Kit老师一会儿可又要找你谈话了!”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Kit老师,请赶紧来找我谈话吧~




——————————————TBC



kerdthongtavee:

老爷:迪,你有闲吗?
迪:我没有闲,她有,可多了(指简妈)





(emmm。。不是闲。。是钱吧(๑•̀ω•́๑))
还有谁说屁爹低科技!人家微博故事玩的多6啊哈哈哈哈哈

kerdthongtavee:

屁简:tee你吃什么?(吃的是枣儿还是啥。。。反正嘎吱嘎吱的。)
迪迪:我不是什么(哈哈哈哈听错了小傻子)正经脸:我 是 高 富 帅。








话说怎么说话有点港台腔:我不是森磨 我是高富suai[妈的这句是东北味儿orz]








迪迪:(搭老爷胳膊)你呐 高富帅吗?
屁爹:(慌乱的)不不不 不是😂😂😂




所以其实你是高富帅的男朋友对吧

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

这首歌就是唱给你的啊胖胖!!!
Cr:logo

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

关于吃的,学的总是特别快🌝

但是问非所答啊喂!!!
Cr:j妈

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

🤤🤤🤤🤤🤤🤤想要
后面是蜜糖开车

【Ming×Kit】安全距离【一】(师生,ABO)

祝远山把拖更把车拖到地老天荒(›´ω`‹ ),谢谢合作

远山声渡:

开个新坑~


师生+ABO+生子


超级超级想看那种背着人谈恋爱的文了,这篇的设定可能会有一些我的恶趣味...


但全程依旧基本无虐


无副西皮,其余角色均原创,也均炮灰


 最后@在下天真真. 这个小天使答应了承包本篇的所有车~~


也许还会有带球车哦~~~


嘻嘻




——————————————————————————


Ming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幅度不会大到影响身边那个正熟睡的人。


Kit目前还没醒,看来现在时间还很早。


Ming翻了个身,干脆侧过身去享受清晨这点意外得来的时间。


能用来仔细地描摹自己爱人轮廓的时间。


虽然的确每天都可以见到Kit,而且见面的时间也不短,不过那是在足足装了50人的四四方方的教室里,就算时时刻刻都在看他,Ming也觉得,同时有49个人和自己一起看自己对象不是件什么让人开心的事。


想把他据为己有,他贪婪地呼吸着房间中淡淡的茉莉香,一点点地向身边人靠近。


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那里有这香气的源头。


属于Omega的腺体。


Kit被Ming的呼出的气搔得脖子痒痒,扭了扭头渐渐转醒了。


他刚醒过来就看到的就是自家那只二哈以一直虾米的姿态趴在他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正躺着,Kit相信,这人一定会在他肩膀上蹭上几个小时,然后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不让他走。


Kit在被子下的脚踢了踢Ming的脚。


“小狼狗,几点了?”


Ming不说话,而是靠得他更近了,一只手还紧紧抱住了Kit。


这个姿势使得Kit完全无法动弹,也没法拿手机看时间。


“喂!你不会是想高三第一天上学就迟到吧小狼狗?”


“不。”


“既然不想就赶紧松手啊。”


Ming仰起头,闪着一双星星眼看着Kit


“我说我不松手。”


Kit算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这世上要是撒娇耍赖能排名的话,Ming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骑虎难下。


Kit挣脱不开这人,却在心里紧张时间问题。


Ming无所谓迟到,他迟到可是要扣奖金的。


事关钞票,决不能掉以轻心。


“喂,你松松手,我今天睡迟了,很可能我们已经迟到了。”Kit苦笑道


Ming听了这话终于把手拿走了,Kit伸手够过来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屏幕。


“日啊!七点四十了!快起床快起床。”


Kit一把掀开被子,手忙脚乱地找衣服,昨晚只顾着一时的欢愉,脱衣服的时候到处乱扔,报应就是现在衣服找不到了...


Ming率先穿好衣服,在还正在努力系扣子的Kit脸上亲了一口


“我先去做早饭。”


Kit边系扣子边骂Ming


“吃毛线呀,来不及了好么,都怪你!”


早自习的时间是七点五十,早上第一节课的时间是八点。除掉在路上的时间十分钟,他们就只剩十分钟能用了。


Ming在厨房也是飞速,匆匆几分钟就做出了一杯燕麦牛奶。他把牛奶装好到保温杯里,给Kit装进了包里。


“你带去办公室去喝。”


Kit看他只做了一杯牛奶


“那你喝什么?”


“我?”


“我下课跑两趟食杂店就好了,你别管我了。”


Ming蹬上球鞋,鞋带都没系就跑出去了。


“我把车开到门口啊~”


“哎!你系上鞋带!”


Ming已经跑没影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起床的时候磨磨蹭蹭,现在倒是跑得很快。


但不管怎么说,也许是Ming这一阵风似的速度起了点作用,Kit总算是在八点前赶到了学校,成功地上了第一节课。


但Ming却错过了早读,Kit到班级上课的时候他正被班主任罚站在班级门口。


可怜巴巴地看着Kit。


Kit碍于班主任还在班级门口,忍着笑意脸都快变形了。


Ming冲他摆了个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鬼脸。


八点整,上课铃按时敲响。


Kit站在门口,向Ming努努嘴


“快进去上课吧Ming同学,下不为例啊。”


Kit看着他走进教室,突然想到了几年前,也是在这栋教学楼,也是这个人,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等着给自己告白。


“同学们,必修二的课本都带了么?”


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和他一样,也是坐在讲台下。


 


一节课40分钟下来Kit竟然觉得有些体力不支。


腰酸背痛腿抽筋。


他拿上书,临走的时候特意叫上了Ming


“跟我去趟办公室。”


同学纷纷注视他。


Ming的Omega同桌Juice偷偷在他耳边问他


“你惹到巧克力啦?”


巧克力是班级里的学生给Kit偷取的外号,但Ming对于这个外号是十分不满。


明明“巧克力”这个称呼曾经是他的专属来着。


而且这个称呼还是他打架得来的。


Ming对此十分骄傲。


后来Kit知道了这件事,带着他去包扎伤口的路上给他骂了一顿。


“你觉得你跟人家打架很骄傲自豪是吧。”


“你傻不傻?”


Ming觉得自己一点不傻,相反还有点小聪明。


“以后就只有我能叫你巧克力啦,这笔买卖怎么想怎么划算诶~”


“喂!”


“我不喜欢你打架,以后不要打了。”


Ming点头如捣蒜


“遵命遵命,巧克力!”


那是段中二时期,是Ming现在自己都羞于提起的时期。


但总算留下了些美好。


就比如,刚才那个看着他Omega同桌跟他咬耳朵气呼呼地出去的Kitty老师。


Ming把同桌从他身边推开一点,使二人保持充足的安全距离


“没有啊。”


开玩笑,我怎么舍得惹Kitty生气。


“麻烦让让咯,我要去老师办公室了。”


Juice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只好站起身给Ming让出位置。


Ming在故作矜持地走出教室后,一路飞奔到Kit的办公室。


课间只有十分钟,全都浪费在了路上岂不是太可惜?


办公室里,Kit拿出了张卷子,Ming委身一瞧,这就是放假前随堂考的那张卷子嘛。


这张卷子,他俩已经在床上“讨论”过了。


但他要假装从没听过这张卷子的讲解。


“我上课明明讲过这道题的,嗯?你怎么还是错了?”


Kit带着Ming又回忆了一遍题目,就在课间还剩下五分钟的时候,Kit从抽屉里拿出了包饼干塞到了嘴里一块。


然后又递给了Ming


“吃一块吧,别客气。”


原来如此,还是看自己没有吃早饭在惦记自己。


“谢谢老师!”Ming连推脱都没有,就接过了饼干。


接下来的五分钟,Ming拿着饼干袋吃掉了大半袋饼干,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还不忘了给办公的老师道声再见。


Kit同办公室的老师尴尬笑笑


“你这学生还真是...挺大方啊。”


Kit也笑笑,揉了揉后腰,拧开了保温杯。


麦片牛奶还热气腾腾的,Kit喝了一口,只觉得这热气都向上跑到了心里去。


 


高三八班一共50个学生,其中Alpha有15人,Beta30人,Omega只有5人。


而这5个人,又偏偏只喜欢Ming一个人。


这种情况放在几年前他还没认识Kit之前,他绝对要把这五个人撩个遍。但现在对他来说,过多的追求对象,就是一个巨大的困扰,笼罩在他和Kit的爱情的上空。


Juice左手撑着头,右手转着笔,眼神越过Ming桌上堆成山的练习册,悄声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Omega啊?”


Ming手里的笔在纸上刷刷写了几笔,一道数学题就解了出来。


同桌用手里的笔戳了戳Ming的肩膀。


“歪,问你话呢。”


Ming拿起练习册,拿到同桌跟前,用红笔圈出了一个题目


“这个题你会做吗?”


Juice尴尬地笑笑


“哦,会的。”


......


Ming本来不是八班的学生,大概是高二上学期那年,班主任在开学第一天突然带了个新同学来了班级。他刚来的时候理着干净利索的短发,穿着一件白T,笑意盈盈地向同学做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Ming Kwan,以后多指教。”


很帅,也很耀眼。


这就是Juice对于Ming的第一印象。


但是主要还是帅。


不过相处时间久了呢,Juice就觉得,这个人其实一点也不像外表那样好相处,尽管他和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也很乐于助人,不过他在班级里,似乎没有可以交心的人。


Juice还蛮想成为这个人的。


到不是一定要成为他的男朋友什么的,先从朋友做起也是可以的...


“诶,你是不是还没有喜欢咱们班谁啊?”


Ming回复他一个“怎么了吗”的表情。


“就...”


同桌一句话还没说完,班主任就从前门进来了。


“你们俩出来。”


 


Kit在去八班布置作业的路上在楼道遇到了正站在墙角挨班主任训话的Ming以及正在他旁边的被罚站的Juice。


“怎么了这是?”


“哦,这俩人上课说话。”


Kit挑眉,再没多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八班。


教室里隐隐约约还能听清班主任训话的声音


“是不是以为我不在就不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了?”


“我跟你说,不要妄想......”


后面的话Kit就听不清了。


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必须要和Ming保持着安全距离。


但白天的这些账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他会跟Ming算算清楚。


而Ming却像早就猜到了Kit要找他算账一样,趁着午休大家都去吃饭的时候偷偷跑到了Kit的办公室,提前负午饭请罪了。


Kit的办公室此时也是没有其他人,同办公室的老师大多出去吃午饭,要么就是回家了。


只剩Kit一个人。


他知道Ming会趁着午休时间来找他。


这是他们维持了一年的默契。


Ming把便当端端正正摆在Kit的办公桌上,随手拉过一张凳子。


Kit瞪了Ming一样,Ming立马站起来了,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


“为什么上自习要说话?”


“巧克力你吃醋啦?”Ming还是皮兮兮的


“我吃什么醋?你在开什么玩笑?”


Ming偷笑了下,心说Kitty真是太可爱了,总是口是心非的。


他拉过那张凳子,在Kit身边坐下


“呐,我问问题嘛~”


“问问题为什么一点要找个Omega问?”


Kit脸红红的,看起来真想让人咬一口。


“Kitty还是吃醋了哇~”


Kit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荒唐的问题,居然一个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讲了出来。


“我的意思是,你有不会的问题完全可以问老师嘛,上课问问题是会影响课堂秩序的。”


Ming把他桌子上的便当盖子掀开,夹了一块排骨递到Kit嘴边


“吃饭嘛,再不吃排骨就不好吃了。”


Kit就着Ming的筷子,吃掉了那块排骨。


心里却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每次一碰到Ming这个人,他表面装的平静淡定美好无所谓就全都消失了呢?


“离我远点啦,会被别的老师看到的。”


“这个时间都去吃饭了,放心!没人的!”


Band老师刚走到办公门口,却发现自己的书好像落在食堂了,他隐约地听到办公室里有讲话的声音传出来,却并没管这么多,连忙赶回食堂去取他的书。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