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天真真.

遇到萌物化成一滩属性√

追逐太阳 五

天二㒹:

“我试想过无数次重逢的场景.


重生的你遇见重生的我,熟悉的地方,树叶被阳光染成金色,暖了整个季节.
你还是那件格子衬衫,酒红的围巾,酒窝浅浅的让人想戳,眼中流转着浮生璀璨.
我再也不会做那个不解世俗的傻子,我想……


我知道没那么多如果.
只是,我真想带你去看这个世界.


上辈子怎么没发现它那么美呢.
就像你一样.”
                                    ——Ming



正文


湿热的雨季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外面雷声轰鸣,kit把书一下扔在桌上,倚身靠在座椅上.
重生已经半个多月了,一切回到正轨.大学的知识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难度可言了,但是自己仍然会逼自己看下去.


不要去想那个人.


但是自己根本无法忽视那个总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视野范围之内的人.让他相信只是巧合,他根本不信.
工程学院离医学院真的不近.
他只能归咎于这位校之月很受欢迎,每天都在和各种女生男生约会.
这不是猜测,那个人周围确实不少的追求者和仰慕者.光自己看到,他从来没断过.
不过只有自己知道这个人真正喜欢谁.
想到这里,kit反倒觉得曾经的自己和这些人没什么差别,就是比他们运气好多活了一次.
他垂了垂眼.


过了好一会,他长叹一口气,拿起了手机.


“走beam,楼下酒吧见.”


酒吧里的霓虹灯晃得人有点晕.
不知道是灯光还是酒精,亦或是人.
beam一脸惊恐的看着沉默不语连着干了一大瓶威士忌的kit.
“我靠……哎我说,怎么从来没见你这么能喝过啊?明天可是老太婆的课,你不想活了啊?”


kit依然没说话,盯着杯子一直在发呆.


他好像真的醉迷糊了.
beam想.
“kitkat?”
“唔……”kit似乎有了一点反应,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自己款式有些大的风衣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朦朦胧胧的看着他.
beam觉得自己的血条有点空.
论自己的老铁怎么这么可爱.如果平时的kit这么做,他一定觉得自己需要跟forth打一架清醒一下.
然而可爱的后果就是……
自己要把他扛到寝室.
……Fuck.


把一个醉酒没有什么知觉的人搬到四楼是一件怎样的事.
等把人扔到床上,beam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不是,这个人看起来很轻,怎么那么沉啊!
“嗷,kit,你可真沉死我了!真不知道那个大一的校之月怎么把你抱到医务室的!”


kit昏昏沉沉觉得有人提到了ming.
那个大一校之月……那双无情却可作痴的眼.


beam发现那平常小小只却很固执的kit哭了.
想忍住却又忍不住,眼里溢满了委屈.
“beam,我为什么要再回来……”
“他谁都不喜欢,别看他笑的那么好看……”
“他眼里只有对着那个人才会熠熠生辉……”
beam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但是他知道kit真的很难受.
失去糖果的孩子失去的只是喜欢和短暂的快乐.
kit失去的……是他那种无暇的色彩.


他隐约觉得这个事和那个校之月有关,自从kit从医务室出来以后,整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越来越沉稳,温柔,越来越细心至微.
莽莽撞撞的小子仿佛被砸死在了篮球赛里一样.
他对kit做了什么!?我就说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beam把kit搂在怀里,搂的生紧.





beam是承认的.
他暗恋的一直都是kit.
从这个人进入自己生命的第一天起,自己就想保护他.
但是十几年过去,他发觉死水是不可能起得了波澜的.
于是他在一次买醉中意外的遇见了forth.
他是个不在乎一夜情的人,虽然在forth面前他失尽了风度,甚至想过把这个人粉身碎骨,去他妈的诺言,去你妈的负责,老子不需要.
但是温柔就是毒药,比咖啡因都让人沉沦不知疲惫.
他还是动了心.
他还是答应了那个不要脸皮的大二教头.


可即使是这样……
这样的kit让他好心疼.


“你想摆脱他?”
良久,beam开了口.
“我只是……只是……呜……我想他离开我的世界,我不想再因为他烦恼了!”
“……我会帮你的.”
beam把kit抱到被窝里.
“睡吧kit.”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外面的雨下的越来越大.
beam到了楼下,发现在公寓楼门口抽烟的forth.
forth暗叫不好,感觉又要是一场批斗.
但是beam没生气.
他只是沉默着走到对方面前,然后一下子抱住对方,狠狠的吻上对方的嘴唇.
forth觉得很奇怪,平常的beam不会是主动的一方.
但他选择加深这个吻.


时间仿佛被雨水冲刷了一样静谧.


两个人良久才分开.带出一缕银丝,清冷的气氛有一些升温.
“我可不想让你的姿色被围观.”
“那我们回家.”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和你谈.”
“今晚任君品尝.”



kit悠然转醒.
难得的晴天,窗外的数上传来鸟叫声.
然后就是……
妈的要迟到了.


突然间的晴天让人有些不适应.
kit感觉自己仿佛一夜之间从两栖动物变成了陆行动物.
而且他现在很晕.
早知道昨晚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当他在公寓楼前犹豫是请假还是顶着大太阳去上课的时候,一道光映入视线.
他就怀疑那个人是不是块磁铁,总能轻而易举的吸引到他.
……可能真的是同性相吸?


那个人居然没穿校服,看来是今天没有课.
对面是一个女孩子,没有很浓的妆,看起来很清纯,似是听那个人说了什么,眉眼弯弯,笑的可好看.
那个人也在笑,弯着腰,休闲衫穿出了一股子的文质彬彬.
看起来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如果自己不是知道那个人心里有谁.
 


当kit转身准备回寝室请假的时候,那个人居然看见了他.
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像只蠢二哈,可是真好看.
“嘿kit!好久不见啊~”


什么好久不见,我们天天见面.
kit很想反驳他,但是看着他的眼睛,他说不出来.
就像被美杜莎盯住了一样,想逃脱逃脱不开.


现在的状况就是,ming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以及那个女孩来回打量审视的目光.
真是尴尬死了……


突然一双手搭上自己的肩.
“你在对我的男朋友说什么?”
kit被一下子搂在了怀里,有些错愕的看着旁边的人
beam带着满满的敌意看着对面这个高高的人.
他觉得这个人真的虚伪极了,想撕破他的嘴脸.
“他是我的.”
“请离他远一点,校之月先生.”


ming把视线转向了kit.
对方沉默不语,只是把头轻轻的靠在了beam肩上,任对方搂着.


ming的嘴角有些挂不住了.
因为他发现.


一切并没有像他前世所经历的那样.
他似乎在与这个时空慢慢脱轨.


未完.



狗血剧达人可能……是我.
在浴池晕倒我也是很棒了.
在现场的小可爱欢迎找我们家JustCcopter的组织.
不走心的广告……😭
沉浸在错过写真签售的悲痛欲绝中以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还有我们家的海报真好看.
给大家比个心,爱你们.

评论(4)

热度(95)